新華網北京6月10日電(記者薑春媛)1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範恆山在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回答記者有關“區域發展過程如何避免千城一面現象”提問時表示,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規劃是雷同的,我參與了很多規劃的研究和制定,很多規劃我能清楚的說出這個規劃有幾章、都寫的什麼。每個規劃都有含金量,突出它的比較優勢就是最大的含金量,這個比較優勢絕不能因為那個地方編了規劃就把其他地區的剝奪了。
  [記者]請問範秘書長兩個問題,第一,在規劃區域發展過程中如何避免千城一面現象?第二,發改委在規劃方面簡政放權進行的如何?
  [範恆山] 你提的兩個問題都很專業,也很重要。第一個問題,區域規劃怎麼避免千城一面的問題。首先區域規劃本身就是分類指導的,它不是基於一個整體採取一個政策、用一個思路來解決問題。所以分類指導就為避免規劃千區一面或者千城一面提供了保障,打下了基礎。第二,在區域規劃的制定過程中,所把握的一個依據就是這個地方的比較優勢。曾經有人提出含金量的問題,你們弄了這麼多的區域規劃,是不是使區域規劃的含金量大打折扣?我們告訴他,你所理解的含金量是把全國看作一個蛋糕,這個地方切了一塊蛋糕,那個地方就少吃了一個蛋糕。這是你理解的含金量問題。我們的區域規劃不是這個概念,在從整體上把握通過地區經濟發展來支撐整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考慮的是怎麼樣把這個地區的比較優勢發揮起來。比如說這裡宜搞資源型產業,我們就重點發展這個,這個地方宜搞高新技術產業,我們就發展這個,這個地方宜於推進城鎮化,我們就發展城市群,那個地方適合搞農業現代化,就搞農業現代化,這個適宜於工業化和生態保護結合起來,並且這個任務很重要,我們就提出編製生態經濟區建設的規劃。基於這一點,就保證了各個地方的規劃都是有特色的,都是這一個而不是同一個。
  藉此機會,我告訴各位記者朋友,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規劃是雷同的,我參與了很多規劃的研究和制定,很多規劃我能清楚的說出這個規劃有幾章、都寫的什麼。每個規劃都有含金量,突出它的比較優勢就是最大的含金量,這個比較優勢絕不能因為那個地方編了規劃就把其他地區的剝奪了,貴州有貴州的優勢,上海有上海的優勢,絕不因為上海出了一個區域規劃就把貴州的區域規劃的含金量搞沒了。這是一個誤解,藉此機會來說明這個問題。至於你談到的簡政放權問題也是很重要的。這些年來,我們的區域規劃貫徹了一個很重要的編製方針,就是把區域規劃的制定同地方的需求緊密地結合起來,使國家意志和地方的實際需要有機統一起來。在工作方式上是發揮兩個積極性,中央部委和地方同志一塊兒編規劃,這就保證了國家的規劃不是紙上談兵的、不是閉門造車,體現了地方實實在在的要求,但是又是在國家指導下制定的,首先服從的是國家意志,只是在國家意志中更多地考慮地方實際需要,這種機制能夠保證把兩個積極性發揮出來,這是一個層面。第二個層面,國家不代替地方去編製它應該編製的規劃,所以每個省會根據實際需要來決定應該在哪些區塊編規劃、要編哪些規劃,相互是不可替代的。國家所選擇的區域規劃,第一是對全局有重要意義,這是前提,第二,它一定帶有引導、示範和試驗的色彩。不是是一個地方國家就組織編製規劃,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直接替代地方該做的那些事,這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一種簡政放權呢。謝謝。
創作者介紹

歐式傢俱

lt47ltim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